一如年少

心血来潮打开QQ空间,空间差不多有168个相册,这些年培养一个习惯,每一次流浪就整理一回,先把照片备份到移动硬盘,在将原图压缩后上传于空间,慢慢的,现在已经是1.5W张照片,每张照片,存在于时间里的每个”一次”,一个故事的开始。一张张都承载着活着的点点滴滴,这的确是让人感觉很有情怀,岁月无法停留,青春在回忆的长河里浮游翻滚起来,扯出活生生的影子,一点点的情怀,可以厚重直抵心田,却不会叫人疏离。

拾起那迷失的灯火,戴上耳机,闭上眼睛,岁月一直在变,一位最熟悉的脸庞,一边说我生气起很可怕的,一边笑容逐渐猖狂的少年。翻到那张照片,像素那是不敢恭维,也忘了2008年用的手机是什么型号,但是半裸上身的少年,敦实身材真的刹那冻结了时间。男生之间纯粹的感情,纯粹如同泡面,不仅方便,而且百搭。一块上个厕所,逛街看妞,看看电影,吃家乐福烤鸡,穷时人手一盖,无聊相互互怼。

刚到北京的那天,瞧着北方的饭菜,两个人直愣愣盯着对方,很有礼貌的吃了几口,转头就走,决心要将学校餐厅挨家吃个遍,一定要找到简单又口可的饭菜。经常月初拿到口粮,大吃大喝的过了一周,两个人直愣愣盯着对方,到地下超市买了一箱泡面,决心下个月不能这么潇洒。有时在地下超市转了半天,少年想喝瓶可乐,纯粹想要性价比高的可乐,还只要可口可乐,那瞬间觉得这少年真是白目。一起组团围着显示器,盯着下载N久的台客摇滚演唱会,开始互相抬杠互相调侃。那年在做出选择,少年以大人的角色讲述道理,独特的真知灼见,那份感情的温度一直都有存余,未曾渐远。

那年痞子蔡出了新书,一本《孔雀森林》让两个人开始瞪眼,
「什么时候看完啊?」
『等着吧。』
「那本书什么时候看完啊?」
『还没呢。』
「什么时候?」
『 没。』

一本淡淡忧伤的书陪伴两位单身狗。

「如果中了500W,第一件事情做什么?」
『去南极。』
「接着呢?」
『等活着回来在说。』
「。。。」

从此,签名已换。

在这呆了半个多月,这座城市街道冷清,在路边一眼望去,觉得特别不一样。渐渐发现这几年写的文字,无习惯的束缚,哪个是真流氓的自己,哪个是真性情的自己,哪个是自己喜欢的自己,万种飞烟都过眼,一天的好光阴,依然令人心动不已。

戴上安全帽,套上口罩,插上耳机,骑着机车奔驰228国道,空气充满了清醒,还有一点点毛毛雨,游人不多见,奇妙的相遇,耳机里响起一首上头的歌曲《Last Dance》,一首遗失在卡带B面的歌曲,


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,
黑暗之中漂浮我的期待,
平静脸孔映着缤纷色彩,

END
2020/2/2 228国道

除了掌声,您的支持是最大的鼓励!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