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开,夏末

这几年,常常频繁出差,时时偷闲旅行,有时出差一天换个三个地方,有时爆炒老人家说走就走,有时在高铁的轨道上奔跑着,有时在飞机的气流中颠簸着。经常在梦中惊醒,窗外夜雨阑珊,拍拍脸,长得丑,幸亏幸亏,不害人,安静活着就好。风难止,常忘今夕是何夕,此地又是何地。

人到中年,真是好可怕。

怕坐电梯,怕被困到24层。怕坐滴滴,怕司机打瞌睡。怕坐公交车,怕被大爷撞了,大爷只顾看小电驴有没有事,而我还问大爷您没事吧。怕坐面包车,怕被扔半路上。怕坐火车,怕遇到一车厢小朋友。怕坐地铁,怕被大妈吃豆腐。怕坐飞机,怕机长昨晚跟他老婆吵架了。怕遇到台风,怕暴雨电闪雷鸣。怕去医院,怕到了半夜,医生强势让人签字。怕甲方一句话,怕把三星手机当炸弹扔出去。怕接到家人电话,怕听到自己的脾气。怕到海拔五千以上,怕长得太抽象被外星人给劫走了。怕手机一直不在服务区,怕一直太穷了。

人到中年,生活有很多牵挂。

十年前dekey的双肩包,川哥送的登山包,煲机后的AKG,陪过西藏的Surface,一个狗头套装的Canon/EOS,一本读过多遍也不觉得腻小说《檞寄生》,一堆被遗忘许久的票据,两块3T的硬盘里面装着各省风景各路驴友。把旅程的每一天过得多么舒爽,说到底装备就是保护色,以天为被,以地为席,花过100元骗吃骗喝游澳门,看过白花花的成都妹子,用过九寨沟五彩斑斓的水来洗手,偷偷灌过中卫的沙子作为收藏品,搭过皮卡车逛逛门源的油菜花,拍过水天一色海天相连的茶卡盐湖,在布达拉宫广场发呆一天,越过北上广的灯火,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凡夫俗子。

曾几何时,两个单身许久的人,骑着机车,在风雨中奔驰着,
「看电影去,《单身男女2》上映了。」
『嗯 ?』
「那年是一块看的《单身男女1》。这回是第二部,不知演得如何。」
『噢,不关心。』
「,,,」
『嗯 。』

知道吗?电影票上的字会随着时间消失不见,就像当初陪你看电影的人。
每个人从起点出发,出去只是为了更好的归来。
有多少人用”这是最后一次了”来欺骗自己,却依旧干着同样的事情。
那里有烟火,那里有等待,那里有你想要的生活。
花开,夏末,
那么,我为你提笔序吧。

END
2019/9/13 南宁

除了掌声,您的支持是最大的鼓励!
0%